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人物|“风险投资之父”阿瑟·洛克:站在英特尔、苹果背后的传奇缔造者

原标题:人物|“风险投资之父”阿瑟·洛克:站在英特尔、苹果背后的传奇缔造者 来源:FX168财经网

“风险投资”大家肯定不陌生,这个词的发明人正是阿瑟·洛克(Arthur Rock)。

毋庸讳言,阿瑟·洛克是风投行业第一块里程碑,而他的投资成就了硅谷三家著名的公司:仙童、英特尔、苹果。

半导体革命的推手

出生于1926年的洛克在纽约州罗切斯特市度过艰辛的童年,洛克父亲来自俄罗斯,经营一家糖果店。洛克青年时代正值二战,他应征入伍,饱经战乱。

洛克的职业生涯始于退伍之后,他从雪域大学毕业后,当了一年会计师,后转赴哈佛商学院。1951年从哈佛大学商学院MBA毕业,进入纽约的海登斯通投资银行工作。

海登·斯通是一家金融服务机构,洛克的父亲是该银行客户。当时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风险投资公司,只有一些私人投资机构为新技术招募投资基金。那时百废待兴的美国为风险投资业提供了良好的土壤,洛克意识到,若想获利,就必须抢在大多数人之前进行投资。

不久后,洛克迎来了践行自己理念的机会。1957年,在海登·斯通做半导体工业投资分析师的洛克,收到了一位客户的儿子寄来的一封信。

来信人是尤金·克莱纳,他是加州威廉·肖克利公司的一位科学家,询问是否能给包括自己在内的实验室八位核心研究人员一个共同的工作机会——帮助他们找一家生产晶体管的公司工作。

肖克利曾领导过贝尔实验室的晶体管研发小组,因发明晶体管获 195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不过尽管肖克利本身天赋异禀,但他的性格怪癖。

1957年,由于肖克利的管理方法和怪异行为导致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Shockley Semiconductor Laboratory)的八位科学家出走,希望另立门户。

洛克察觉到,把这“八人帮”聚在一起、引导他们创业,是比帮他们找工作更有价值的选择。素未谋面就计划了那么多,放现在也看似有些夸张。但他还是说服了老板科伊尔,和他一起飞往美国西海岸的硅谷,一探究竟。

很多年后,洛克回忆过这一个堪称疯狂的举动:“当时根本没有办法成立公司,没钱,没有风险投资的机制,更不用说机构了,上哪儿去找风投公司。”

在旧金山的酒店里,洛克、老板科伊尔和“八人帮”共同想象着,用硅制作晶体管后,科技行业会是怎样的光景。聊着聊着,科伊尔一激动,直接从口袋掏出了10张一美元纸币,拍在桌上,喊道:“什么都别说了,干吧!”

看着年轻人们面面相觑,他又补充道:“协议没有带,要入伙的,直接在这上面签字吧。”可以说,这就是风险投资历史上的第一张“TS”(term sheet 风险投资协议)。

后来,洛克找到仙童照相机与仪器公司的老板谢尔曼·菲尔柴尔德,说服他贷款150万美元,成立仙童(Fairchild)半导体公司。菲尔柴尔德之所以看好他们,是因为他父亲是IBM的最大股东,对科技领域了解甚多。

1957年9月,在洛克的分配下,双方签署了正式协议:不论亏损与否,仙童集团将会在18个月内给公司投入138万美元,如果公司连续三年净利润超过30万美元,仙童集团有权以300万美元收回所有股票,或5年后以500万美元收回股票,这就是现在所说的“期权”。

洛克果然押对了宝。仙童半导体公司成立半年开始盈利,发明集成电路后,更是直接蹿升为全球第二大半导体公司。2年后,仙童集团行使期权,八人帮每人获得了25万美元。

“像我这样的人本以为这辈子只是上班挣工资的命,突然间,我们竟然得到一家新创公司的股份。”八人帮之一诺伊斯后来说,这给了他很大信心去创立更伟大的公司。

开启硅谷新时代

仙童半导体公司是洛克投资生涯中的成名作。

仙童让洛克对西海岸的科技公司们充满了信心。他常在工作之余,晚上乘飞机从东向西,落地硅谷,花时间和创始人们聊天,寻找一些值得投资的项目。

1961年,洛克本人也从东海岸来到旧金山,他当时的解释是“加州人有创业精神,但钱全在东部,所以我决定把东部的钱移到加州来,支持新兴的高科技企业”。洛克希望打通东部和西部之间的资金桥梁,他辞去分析师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风险投资的行业中。

洛克物色到一名地产商,成为第一合伙人,创立了硅谷第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戴维斯&洛克”。在第一期8500万美元的基金募资中,钱多数来自东海岸的大公司。

他非常清楚,投资仙童是如何成功的。洛克不光是帮初创公司找钱,还帮他们梳理思路、分析战略、找些人才,为创业者链接所需。洛克还开创了投资的盈利方式——收取投资收益的20%作为管理费,成了风投公司们的共同标准。

1961年,他向SDS公司投了30万美元,这家公司8年后被施乐公司以10亿美元天价收购。超高回报率,引来了大量有钱人涌入投资这个行业。此后,一波又一波的创业公司在硅谷建立、发展、壮大,离不开资本这个有利的推手。

1968年,由于与戴维斯不和,洛克走上了自己单干的投资之路,这时候他迎来了一生中最大的投资机会。

此时距离仙童半导体成名已经过去了近11年,费尔柴尔德去世后,新的CEO反对以股票奖励员工,导致人才外流和经营业绩大幅下滑,著名的“仙童八人帮”也先后离开了亲手创办的仙童半导体。

其中从仙童公司离开的罗伯特· 诺伊斯和戈登·摩尔找到洛克,希望他能帮助建立一家生产半导体存储器的公司,新公司需要融资250万美元。这家新公司的名字叫做“英特尔”。

八人帮中,洛克非常欣赏诺伊斯:“我投资的所有公司中,只有英特尔是我唯一肯定会取得成功的公司,因为它的创始人是诺伊斯和摩尔。”

在英特尔的商业计划书只有两页纸的情况下,洛克自己拿出30万美元,并且凭借自己的影响力只花了两天时间就从24位投资者手中筹集到剩余的200多万美元。

有仙童前车之鉴,英特尔没有回购协议,不过,保留了员工可以拥有股份和期权的相应条款,且将其更加明晰化。这种公司期权机制极大地激励了员工们的工作热情,互联网热潮中,很多员工宁愿用期权来代替工资。这也是洛克的一个创举。

作为最大的股东之一,洛克还担任英特尔的董事长,且一任就是32年。他不干涉诺伊斯的决定,就常在管理上帮忙和提点。

多年后,英特尔公司董事长安迪·格鲁夫被《时代》杂志授予“年度风云人物”。但他却将他和英特尔的成功归功于当初扶持他创业的洛克。

英特尔后来的成功造就了众多富豪,曾在英特尔市场营销部担任副总裁的迈克·马库拉,通过出售英特尔股票期权,跃升为百万富翁。1977年,迈克结识了史蒂夫·乔布斯和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并参与出资注册成立了苹果公司,成为苹果公司的第三大股东。

当时,与洛克相熟的马库拉希望把这位老朋友拉入到年轻的苹果公司中。他不仅希望得到洛克的投资,更希望已经投资了数家硅谷知名科技公司的洛克能为苹果公司后续的发展提供更多的资源与帮助。

于是马库拉卖力向洛克推介苹果,并积极安排洛克与乔布斯见面。但这一次与乔布斯的见面,并不像之前洛克与仙童公司、英特尔公司创始人会面时的一见如故。相反,第一次会面,洛克对乔布斯没有半点兴趣。

虽然科技企业创始人衣着随便,洛克早已习以为常,但是乔布斯与其见面时的衣着简直可以称为邋遢,苹果公司的一位高管还提醒过乔布斯注意洗澡的频率。洛克后来曾说:“那时,乔布斯和沃兹并不是非常受欢迎的人。”

好在马库拉对洛克紧追不舍,建议他去参观圣何西的自制计算机展览会。当洛克看到了电脑展上苹果二号展示区人头攒动的盛况后说:“人们全都集中在苹果电脑的展位上,我想去碰一下那台电脑都很难。”

在对苹果公司进一步了解后,洛克决定投资苹果,并出任公司董事。洛克以每股9美分买了64万股,投资了5.76万美元。

1980年12月12日,苹果上市,成为1956年福特汽车上市后最大的IPO,创造出了空前数量的百万富翁。五年内,苹果公司进入了世界500强,这是当时的最快纪录。洛克最初投资的5.76万美元一夜间变成了1400万美元,每1美元的投资收回243美元。

洛克的投资理念

人人都想知道洛克挑选赢家的秘诀,但洛克却坦承自己是技术的门外汉。他投资的对象是“人”,而不是“产品”。

洛克在投资项目时非常关注“人”的因素,他对投资项目非常挑剔,宁缺勿滥。

“我寻找目标的首要条件就是那人是否诚实,而这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知道。不是说这个人是不是会偷东西,或者拿了钱就逃之夭夭,而是他有没有勇气正视自己犯的错误。你如果问一百个人他们想不想发财,没有一个会说不想,但光有致富的欲望还不行,还必须要有牺牲精神──而“牺牲”不仅仅是指一天工作20个小时,更是指勇于说‘不’的能力。说‘不’的对象包括某些个人的喜好及任何有碍于企业发展的诱惑。”洛克曾这样说道。

洛克会花上一个至三个月跟创业者深谈,从各个方面了解他的人品。他的投资案一般来自友人的推荐,他对创业企划书的形式也没有行文洋洋洒洒、装订精美绝伦的要求,如英特尔的计划只有短短两页。这种重人际关系的做法一直被延续,对指望着用漂亮的商业计划书吸引投资人的创业者是一大打击。

洛克施加的另一个影响是他对投资公司的参与度——他不是那种给完钱就撒手不管的人,而是会积极参与企业的管理。

比如,定期参加会议、推荐高阶主管人选、推荐财务管理公司、法律事务所、公关公司等,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会“充当创业者的心理咨询师”。

当然洛克也承认,在现今科技高速发展的年代,光会看人已经不够,必须懂技术。在他那个年代,在选择技术方面犯个错误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如今则会至人于死地。但对于那种不闻不问创业者其人其事其技术、打通电话就投资的浮躁风,他也流露了相当的不满。

八十年代初,洛克开始思考由风险投资刺激的创业潮带来的负面影响。当过多的资金涌进像硅谷这样的地方,大企业中的能人愈来愈多选择自己创业,或者加入初创公司以得到股票选择权,这不仅造成大公司的人才"真空"现象,而且激发了小企业的无限繁殖,使得其中大部份难以长期生存或增长到应有的规模。

比如洛克对苹果的态度就不同于英特尔,他对乔布斯可以说爱恨交加,“乔布斯是国家宝藏。他非常有远见,也很聪明。然而,我们必须解雇他。”

后来,洛克被称为“风险投资四大巨头”(其他三巨头分别为唐·瓦伦丁、约翰·杜尔和维诺德·科斯拉)之一,曾荣登《时代》杂志封面,当期标题是:“巨额现金,这人能赚大钱”。

业内广泛认为,正是洛克为美国硅谷的成长播下了种子,他投资的企业成为美国高科技的领导者,他的投资哲学和为人处世方式则成为后来者的楷模。

对于洛克,风险投资乃一门艺术,而不是科学。艺术的奥秘可以意会、难以言谈。洛克能把钱押在仙童的集成电路、英特尔的微处理器、苹果的个人电脑上,本该夸耀自己的高瞻远瞩,但他却谦卑地说:"我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像我所投资的那些企业的创始人,全世界加起来也许只有一百来个,我却有幸认识其中十个。这不是运气是什么?"

但风险投资何止是运气,仅仅是仙童、英特尔和苹果,就足以证明,洛克是硅谷乃至世界风投历史上,当之无愧的“风险投资之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人物|“风险投资之父”阿瑟·洛克:站在英特尔、苹果背后的传奇缔造者